咨詢電話:0535-6260368
您現在的位置:中國竹制品網>行業資訊> 工作做減法生活做加法 學生時代履歷輝煌
工作做減法生活做加法 學生時代履歷輝煌
發布時間:2014-9-1 16:57:36  查看次數:2538次
春妮活躍在北京電視臺近年來的各種晚會、盛典上。如今,以她的名字命名的新欄目《春妮的周末時光》正在BTV文藝每周末播出,這檔節目讓她的12年主持生涯進入新的階段。11日,春妮談及以往12年的自己以及與自己有關的人和事,春妮常常是笑著的,偶爾也眼里含淚。
  學生時代履歷輝煌
  春妮其實是個上海姑娘。她生在上海、長在上海,是父母的獨生女。春妮從上小學一年級時就是班長,學習總是全年級第一,她是第一個入隊的,小學二年級就當上了大隊長。她上同濟中學時又是全校第一批入團,當了團支書。春妮說:“中考時,我是保送上同濟中學高中的。同學們準備考試時我玩了四個月。我當時還跑到教室聽課呢。老師說‘你就不用來了’。所以我就沒有中考的經歷。在高中我擔任活動委員、團支部書記,是上海市的三好學生、優秀班干部。高三時入了黨。”春妮從小學到高中,校里校外的很多活動,都是由她來做主持人,每次都能博得大家的掌聲,“我只要上了臺,下面有再多的人,我都不緊張,反而更能使我找著感覺。”
  哭著等不如笑著做
  春妮愛笑,錄節目時,她曾接到朋友電話:“春妮,咱能不能矜持點,笑得別太大發了。”春妮也對自己沒辦法,“首先我笑點挺低的;其次,我心里不裝事、沒心沒肺,每天一睜眼就挺快樂的。從來不鉆牛角尖,解決得了就解決,解決不了就忘掉。”春妮透露,自己的生活態度是“改變不了的話,那我就快樂面對”。這還源于一次和老師的聊天,她說:“我的一個老師對我觸動很大。她是老三屆,上山下鄉非常苦,當時年齡也非常小。冬天插水稻,兩個腳踩在冰冷的水里,還有螞蟥吸血。她當時就哭了。可是哭完了又繼續插秧。后來一次割稻子,一下割到自己的腿,血流不止。她又哭了,可是沒有人管她,哭完了抓一把灰抹在傷口上,繼續干活。她的故事告訴我,哭并不能解決問題,既然是躲不了的事情,那就笑著去做。”
  張紹剛真實很大度
  前不久,張紹剛、撒貝寧、韓紅等圈中好友來到《春妮的周末時光》做客,節目中自然聊到了“暈倒門”等熱門事件。沒想到這期節目播出后,視頻被網上瘋狂轉載,還被冠以“怒斥”等標題,一時間張紹剛又被拋到了風口浪尖,讓春妮覺得特別內疚。春妮說:“其實我們就是像好朋友聊天一樣,并沒有網上說的那么激烈。節目播出后反響特別大,出乎我的意料,網友的評論又一次把矛頭指向他。我給他打電話說抱歉,他卻很大度地說:‘沒事,頂多又被大家說一遍。’因為當時網上也有說撒貝寧和韓紅的,他還擔心韓紅和撒貝寧能不能承受得住,讓我勸他們別往心里去,有時間再一塊吃飯聊天。”
  張紹剛的大度讓春妮很感動,她說:“他是個很善良的人,內蒙古漢子,私下里他的性格就是一針見血的,很真實。他在學校是老師,所以眼里不揉沙子,有點憤青的感覺。我覺得他在節目里絕對不是故意刁難嘉賓,只是希望呈現給觀眾最真實的一面,不允許在節目中來誤導觀眾,傳遞不真實的信息。”
  家務活擅長擦地板
  事業上付出如此之多的春妮,基本沒有了正常生活,“作為妻子、女兒、兒媳,我可是太不合格了。家里事都交給別人了。”作為同行和同事的丈夫蔣虎工作也很忙,“我們倆差不多,都是全力以赴。”兩人早出晚歸,忙得很少見面,在一起吃飯的次數都少得可憐。好在是同行,彼此都很能理解對方。結婚多年忙于工作,春妮一直沒有要孩子,說起“母親”這個人生當中重要的角色,春妮說:“孩子的事……正在計劃中,人生中不是有很多角色嗎?我自己也跟自己說:我必須每個角色都做一遍,包括做母親。”
  工作上,春妮是追求完美的人,可說起生活,她就底氣不足,“做飯方面我的智商為零,只會做個雞蛋炒飯、煮個方便面。”春妮最拿手的家務活是擦地板,“這是最沒技術含量的活兒,不用動腦子,還能鍛煉身體,而且絕對擦得干凈,讓人挑不出毛病。”春妮生活中挺糊涂,甚至經常會找不到家門鑰匙,“我媽老說我丟三落四的。”
  2004年,春妮的母親遭遇了一起嚴重車禍。回憶當時的情景,春妮的眼圈紅了,她說:“我當時20多歲,沒經歷過這樣的事。當時我接到電話聽到車禍這兩個字,話都說不出來。趕到醫院的門口后,我把眼淚擦干,然后深呼吸一下。我就告訴自己,進去不能哭,我得堅強。”春妮說:“以前父母在,他們幫你撐起了這個家,每天只要好好工作就行了。那時突然發現,他們不在了,家就塌了。所以母親在醫院搶救時,我拼命地求醫生,要把她救活。說完我就崩潰了,在走廊里哭了很久,但擦干眼淚還要去簽字,承擔一切手術后果。那時突然意識到父母對我有多重要。父母在,家就在。”
  工作做減法生活做加法
  走出車禍的陰霾,春妮的爸爸媽媽如今都從上海遷居北京,春妮說:“父母都退休了,家里還有一個百歲的奶奶。三世同堂。”春妮說,父母依然像照顧小孩一樣照顧自己,“我爸媽有個習慣,我不回家他們不睡覺,永遠亮著燈。為這事我無數次跟他們急過,我經常給他們打電話讓他們先睡。前兩天北京刮大風了,他們怕我穿的衣服少,拿著我的衣服跑到樓下等我。”
  春妮坦言:“真是苦了爸媽了,以后我會盡量調整,在工作上做減法,生活做加法,多留時間陪伴爸媽。因為以后再也補不回來。現在看看我身邊這些朋友,老人有生病的,有離去的。前兩天蔡國慶在我節目里說他媽得了老年癡呆癥,說的時候直流眼淚。他就說:‘老人在的時候對他們好一點。他能跟你分享你的快樂。’像他現在,不管是上春晚還是唱了一首好歌,他媽都沒法跟他分享。這是讓他最心痛的事情。我當時聽這話時,特別有感觸。”

版權與免責聲明:

①本網轉載并注明自其它來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,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轉載時,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作品來源,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
②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等問題,請在作品發表之日起一周內與本網聯系,否則視為放棄相關權利。
17035期开奖号码大乐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