咨詢電話:0535-6260368
您現在的位置:中國竹制品網>行業資訊> 《竹書紀年》毀三觀是真的嗎?純粹一派胡言!
《竹書紀年》毀三觀是真的嗎?純粹一派胡言!
發布時間:2019-4-23 15:49:52  查看次數:3337次

  近年,“竹書紀年毀三觀”的驚人之語在網絡上肆無忌憚的傳播著,傳播者稱,出土文獻《竹書紀年》記載的堯、舜、禹等人的故事和正史《尚書》《史記》等記載的完全不同,尤其是”禪讓制“一樣,言《竹書紀年》記載了堯、舜、禹之間的”禪讓“是血淋淋的權力斗爭與殺戮,于是得出”儒家編造了禪讓的美好故事“的結論。

  但很遺憾,這是一則徹頭徹尾的謊言!

  答案是:

  所謂“舜囚堯、禹反舜”是出自《今本竹書紀年疏證》——《今本》最早出現在宋代,但后來已已經遺失佚失,今天我們看到的《今本》實際上是經過清代陳廣倉、王靜安等文人編撰過的。王國維與朱右曾比對北宋以前的史書記載的《古本》段落,即斷定《今本》為偽書!故而才重修了一本《古本竹書紀年輯證》。

  謠言居然把《偽今本》偷龍轉鳳置于兩位一心要“打假”的先賢名下,實屬喪心病狂泯滅良知!

  一句話就可以證實網絡謠言的可笑無知

  《今本竹書紀年疏證·帝堯陶唐氏》一章中,在講到“舜囚堯”時作者注:

  “《竹書》云“昔堯德衰,為舜所囚也。”此處的“《竹書》”是指《古本》,作者的意思是說,他聽說《古本》是這樣寫的,而不是他經過考證得出的結論,這種表述其實并無不妥,也非新鮮事,因為早在戰國時荀子與韓非子就這樣懷疑過禪讓,《今本》的作者也同樣只是表示懷疑,并不是蓋棺定論。

  網上流傳的言論實為斷章取義。

  其二,網絡云出自《古本竹書紀年·帝禹夏后氏》有“大禹據夏地以抗舜“,《古本》是沒有的,《古本》的《堯典禹》之篇章記載和《尚書》《史記》完全一致,都是贊美溢美之辭,并且明確他們之間就是通過禪讓來交換政權的。

  《古本》與《尚書》《史記》唯一不同的一件事,是商代開國名相伊尹“篡權”商王太甲、并在后來被太甲報復殺掉一事,這件事,在《尚書》《史記》說伊尹曾受商湯托孤,因此對于不理朝政的太甲,伊尹將其放去商湯的陵墓”桐宮“,并且要求他好好學習商湯的精神與教誨,于是,三年后太甲改過自親,被伊尹重新迎回朝廷繼續其帝業,在他離開的三年間,由伊尹在得到朝廷上下同意后,代太甲以攝政。

  在后世儒家的解讀中,這段典故是君臣間的坦誠與美好。

  那么,《古本竹書紀年》到底是怎么寫的?我們先來看看:

  顯然,相信這則“陰謀論”,又是錯誤的觀點。

  上圖”約按“為王國維與朱右曾的備注,寫得清清楚楚:伊尹是脫離昏君太甲自立,今人讀不通以為伊尹篡權奪位。而后面的“王(即太康)潛出自桐,殺伊尹”則完完全全是后世加進去的。

  事實上,《今本竹書紀年》正是大量的引用了自漢代以降到明清止,歷代各家解讀過《古本竹書紀年》的大量書類,才導致了混亂。

  比如上面提到的“《竹書》云‘昔堯德衰……’”這句話最早是出自唐代《括地志》。

  《今本》作者的原話是:

  “《括地志》云:……《竹書》云:舜囚堯,復偃塞丹朱,使不與父相見也。”

  這句話的大白話直譯是,《今本》作者說:“《括地志》這本書說《竹書》(古本)上面寫了舜囚禁了堯帝,同時又囚禁了他兒子丹朱,還不準人家父子相見”。

  看懂了嗎?這就是典型的二手謠言傳播!

  還有更荒唐的是,《今本·帝舜陶唐氏》中還有一句“舜放堯于平陽”。但是,經查這句話是出自唐代的一本志怪小說《汲冢瑣語》——這是一本貨真價實的野史書!

  其實,造成今天的謠言惡果,錯不在《今本》作者,因為人家所有的引用皆有注明出處,并且未附評議,純粹只是類鈔引述。網上稱“毀三觀”的人,不知道讀的是什么書。

  顯然是未經核實就人云亦云地造謠傳謠了。

  最后一點:關于太甲與伊尹君臣間的事,是否真的如此和諧?歷史上一直多有懷疑者,那么,真相究竟如何?

  我們已無法得知。但是,經甲骨文專家考證,伊尹在甲骨文中經常被歷代商王祭祀供奉,其地位與商朝開國君主商湯同等尊貴,經常被一起祭祀配享。另外,伊尹還曾經和商湯的祖上“上甲微”一起被祭祀。

  ”伊“即指伊尹,“宀”+一個“方”字再+一個“正”字為底是“配享”的意思,此卜辭的意思是說祭祀的人們認為伊尹已經享受到了祭品。

  卜辭意為“祭祀了上甲先王,同時,伊尹也享受到了”。充分說明殷人的牽掛之情!

  根據甲骨文記載的伊尹信息之反映,顯然,《尚書》與《史記》的記載更為可信。

  最后,關于舜“迫害”堯之子丹朱的事

  《古本》的原文如下:

  “帝(堯)子丹朱避舜于房陵,舜讓,不克。朱遂封于房,為虞賓。三年,舜即天子之位。”——《古本竹書紀年輯證·帝堯陶唐氏》

  分明寫的是和《史記》一樣,就是禪讓,哪有什么不同了?

  要詳細地了解舜與堯子丹朱的事,還是得看《尚書》,因為它寫得更加詳細:

  夔曰戛擊鳴球,搏拊琴瑟以詠,祖考來格,虞賓在位,群後德讓。下管鼗鼓,合止祝柷,笙鏞以間;鳥獸蹌蹌。《簫韶》九成,鳳皇來儀。夔曰:“於!予擊石拊石,百獸率舞,庶尹允諧。”帝庸作歌,曰:“敕天之命,惟時惟幾。”乃歌曰:“股肱喜哉,元首起哉,百工熙哉。”皋陶拜手稽首,揚言曰:“念哉!率作興事,慎乃憲,欽哉!屢省乃成,欽哉!”乃賡載歌曰:“元首明哉,股肱良哉,庶事康哉!”又歌曰:“元首叢脞哉,股肱惰哉,萬事墮哉!”帝拜曰:“俞,往欽哉!”——《書·虞書·益稷》

  毫無疑問,這是一場濃重、盛大,且神圣的禪讓儀式。

  “虞賓在位,群后德讓”——虞賓,何許人也?

  對照《古本》可知,“虞賓”就是堯之子丹朱。

  “祖考來格……群后德讓”——后,乃夏及以前帝王的專稱,此處顯然是指天下各邦的諸侯,或是部落領袖。

  那么,他們來干什么?

  不用問都知道,就是來見證這場禪讓儀式的,因為即將產生新的天下共主。

  此文請拿去,以后誰再拿所謂“《竹書紀年》毀三觀”污蔑儒家,就用這抽它!

 

更多資訊請關注中國竹制品網

版權與免責聲明:

①本網轉載并注明自其它來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,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轉載時,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作品來源,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
②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等問題,請在作品發表之日起一周內與本網聯系,否則視為放棄相關權利。
17035期开奖号码大乐透